欧易

欧易(OKX)

国内用户最喜爱的合约交易所

火币

火币(HTX )

全球知名的比特币交易所

币安

币安(Binance)

全球用户最多的交易所

为你讲述祖孙三代与伊犁的故事:伊犁,刻进名字的“故乡”

时间:2022-10-18 18:36:09 | 浏览:3982

伊犁,刻进名字的“故乡”■李 昊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熊晨曦 周敏剑她叫刘郑伊,是新疆伊犁军分区某边防部队的一名排长。生活中,她更喜欢这样介绍自己:出生在河南的伊犁人。河南和伊犁,相隔数千里,却是她的两个家、两个故乡:一个是心之所依,一个是

伊犁,刻进名字的“故乡”

■李 昊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熊晨曦 周敏剑

她叫刘郑伊,是新疆伊犁军分区某边防部队的一名排长。

生活中,她更喜欢这样介绍自己:出生在河南的伊犁人。

河南和伊犁,相隔数千里,却是她的两个家、两个故乡:一个是心之所依,一个是心之所向。

伊犁位于西北边塞。对于多数人来说,这里是寒冷、孤寂的“代名词”,是名副其实的远方。对于刘郑伊来说,因为爷爷和父亲的接续守卫,这里有了纯粹、神圣、浪漫的地域“注解”,是她儿时寄托思念和情感的地方,也是刻进她名字的“故乡”。

去年,军校毕业的刘郑伊,追随父辈的足迹选择了这里。从此,“伊犁”这个名字便从梦中走进了现实,变成了脚下坚守的土地,变得可触可感、真实具体。

人生最精彩的不是实现梦想的瞬间,而是坚持梦想的过程。

温情的哨所、亲密的战友;严苛的环境、艰险的巡逻……在坚守和坚持的路上,刘郑伊已经迈开双腿。路的尽头,诗与远方,就在脚下。

——编 者

幼年时的刘郑伊。

巡边路,爷爷欠“战友”一条命

伊犁,一个遥远而陌生的地名,毫无征兆地闯入了刘水信的生命。

刘水信是刘郑伊的爷爷,今年已经74岁高龄。“伊犁”是他珍藏在记忆扉页却又不愿轻易提起的名字。

那年,还在河南老家读书的刘水信听说当兵要去的“草原”,并不是想象中的样子:荒凉无垠,人迹罕至,往西走不远就到了边境线。

那是1964年,刘水信穿上军装,从河南濮阳清丰县出发,一路挺进大西北。他不知道火车一路走过了什么地方,只记得7天7夜的路途颠簸,他“快把胆汁吐出来了”。

火车停了,刘水信昏昏沉沉地跟着队伍走出车站。漫天狂风,差点将他吹个趔趄。

新兵班长的提醒声从队伍前方传来,刘水信下意识地打起精神。多年后,他才知道,大西北的风,“一年刮两次,一次能刮半年”。

“跟着队伍走。”初到边防,支撑刘水信和战友们坚持下来的,只有这一个信念。

20世纪60年代,中国北部边防并不太平,国内各项建设百废待兴。作为首批抵达伊犁的边防军人,他和战友“白手起家”建设连队。

当年边防执勤要么靠“飞毛腿”,要么靠骑马,军马是边防军人的“亲密搭档”。

有一年严冬,北疆被暴风雪围困多日。深夜,官兵住的“地窝子”(北疆部队第一代营房)附近狼嗥声四起。“狼群找不到吃的,就瞄上了军马。”连长张百旺带领官兵,到营房外鸣枪驱赶狼群;刘水信则在班长王武强的带领下,到马舍照看军马。

军马躁动不安,不住地扬蹄、嘶鸣……

为了安抚军马,刘水信和王武强把床铺搬到马舍陪伴它们。整整一晚,军马有了他们的陪伴,才渐渐安稳下来。

一晃又是数年过去。一次,已成为连队指导员的刘水信带领7名年轻战士执行老6号界碑巡逻任务。

风大雪疾,他们顶着风雪,一步一个脚印翻山越岭。当大家一手牵马、一手拽着战友,踉踉跄跄行至夏塔驻勤点时,雪已经大得令人难以前行。

屋外风雪呼啸,驻勤点的“地窝子”里冷得出奇,战友们蜷缩着身体,点起火盆,互相依偎着取暖。靠着随身携带的炒面,他们挨过了三四天,眼看着干粮快要耗尽。翌日天快亮时,窗外的雪才有了些止息的迹象,刘水信的脑海闪过一道希望的光亮。他想,一定得活着走到界碑前。

“吃马料!”狠下心,刘水信做出这个决定。冰冷的“地窝子”静得出奇,战友们相视无言:“若非生死关口,大家怎么也不会抢‘无言战友’的口粮啊!”

靠着一车马料,他们苦撑着、煎熬着。一星期后,战友带着补给来接应,他们才捡回了一条命。

那天,刘水信和战友走到老6号界碑前,他们用手拂去界碑上的积雪,每个人都眼含热泪。

多年后,刘水信调整到军分区任职。有一次,他回老连队蹲点,和战士们一起参加点位巡逻。路还是那条路,刚下过一场雨,道路泥泞。途中,军马“黑虎”后蹄一滑,刘水信连人带马跌进沼泽。一瞬间,大家疯了一般将他拉上岸。

“快救‘黑虎’!”刘水信挣扎到了沼泽边。只是,淤泥已没过“黑虎”半个身子,悲凉的马嘶在山谷间回荡……

1994年,戍防30年的刘水信即将转业回到河南老家。离别之际,他骑马巡逻至老6号界碑前,留下了一张珍贵的合影。

这张照片,如今静静地躺在刘郑伊宿舍桌面的玻璃板下。她说,如果给自己的梦想之路描摹一张“地图”,爷爷的这张照片无疑是一个重要的“路标”。

无人区,父亲立起14座界碑

10月1日,国庆节那天,接到父亲刘献伟的电话时,刘郑伊正和战友参加连队节日聚餐。她拿着手机,一一记录下战友灿烂的笑容。手机那头,父亲的笑容透着暖意。

18岁走进边防,在伊犁一守就是30年,起初刘献伟打心眼儿里不愿意让女儿到这里任职:边防的条件比不得内地,女儿郑伊是独生女,哪能吃得了大西北的苦?

没想到,刘郑伊读军校时,就瞒着父亲递交了“赴边申请书”,直到女儿分配到新疆军区的消息传来,刘献伟和妻子才知道女儿的选择。

后来,刘郑伊真的到了边防连队,刘献伟这个做父亲的只能无奈地摇头:“女儿长大了有主见了,她是一只大雁,早晚要振翅高飞的。”

有时静下心来想想刘郑伊的选择,刘献伟觉得,许多命运的“偶然”也是“必然”。

自己守防半辈子,女儿从小到大听的都是界碑与战友、连队饲养的鸡和鸭、军犬和军马、巡逻路上的惊与险……就连名字,他也给女儿起了个“伊”字,“凭啥要求女儿留在自己身边?”

父亲早已将军装穿成了皮肤,不知不觉间,穿上军装成了刘郑伊的一个梦。

随着刘郑伊渐渐长大,刘献伟明白,边防像一个烙印刻在女儿的心上,她认准的事儿,“十头牛也拉不回来”。

那一年,刘献伟和战友挺进霍尔果斯河源无人区,执行中哈边境伊犁防区勘界任务。海拔3000多米的雪山上,勘界队遇上“大麻烦”,那一次,他们差一点就回不来。

刘献伟和战友背着仪器,扛着脚架,根据地图一米一米勘探,一寸一寸测定边境线。风雪说来就来,大风吹得仪器支架飞下了山。他们赶忙爬下去,把支架背了回来。

虽是夏夜,突变的天气让气温骤然下降。刘献伟和战友穿得单薄,冰碴凝结在眉毛上,他们只得临时躲在一个山洞里。恶劣天气持续了5天,直升机无法飞进来,他们靠仅剩的干粮坚持。夜里气温降到零下十几度,狼群嗥叫……直到天气好转,刘献伟才和战友们按原路走出无人区。

一周后,刘献伟和战友一行10人,再次搭乘直升机,将界碑、沙石、钢筋、水泥等物资,运送到上次勘察好的界标点上。

为了不让光滑平整的花岗岩界碑有任何“闪失”,下了直升机,刘献伟脱下军大衣将界碑包裹严实,和战友们一起抬着,深一脚浅一脚地走向立碑点……

傍晚,就在他们为刚刚立起的界碑灌注完混凝土准备收工时,天空突然电闪雷鸣,豆大的冰雹噼里啪啦地砸下来。

刘献伟和战友二话不说再次脱下大衣,用树枝支撑起大衣,盖在刚灌注完成的混凝土基座上,“不管什么情况,也不能让雹子砸了界碑……”这座界碑,就是至今仍屹立于中哈边境的312号界碑。

多年后,刘郑伊带队巡逻到这条边境线上。不仅是这座界碑,连同父亲当年勘界立起的14座界碑,在她心里都是一样的亲切而神圣……那一刻,这个22岁边防军人的内心深处,豁达了许多,坚毅了许多。

426号界碑旁,刘郑伊与“同龄”界碑合影。

界碑,我与你同龄

■刘郑伊

我叫刘郑伊,伊犁的“伊”。

伊犁融入了我的姓名,也融入了我的生命。

这片土地就像我的父母一样,已经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部分。不仅仅是对我,它对我们一家人来说,都无比重要。

我的爷爷、爸爸都是边防军人,为了军人的使命和职责,他们接续扎根在这片土地上几十年。我的故事,其实是我们祖孙三代与伊犁的故事。每个人的故事里,都有界碑,都有界碑上那一抹难忘的“中国红”。

我是个在河南出生的“新疆娃”。不到1岁我就到过伊犁看望父亲。从此,我与边防结下了不解之缘。

母亲是个坚强的人。我出生后不久,母亲就带着我,坐火车到边防去探亲。绿皮火车颠簸着,从中原大地到西北边陲,数天长途跋涉,才能来到爸爸身边。

在军营大院,令我印象最深的就是穿绿军装的叔叔,一见到他们,我就叫“爸爸”。每当这个时候,妈妈总会迅速把我拉到身后,不好意思地笑着,连声道歉……

在部队探亲时,我最喜欢看“兵叔叔”们升旗。我目不转睛地盯着飘扬的红旗一点点升起,映着塞外的蓝天白云,那景象真的美极了。

长大后,父亲带我走过边防辽阔的草原,带我看过连绵的雪山和苍茫的戈壁,带我触摸过边防线上的界碑。

记得小时候,父亲抱着还不怎么识字的我,走上边防线。那时的我,并不明白那方方正正的石碑代表着什么,只记得上面有两个鲜红的大字——“中国”,这恰恰成了我最早认识的汉字。

等我大一点的时候,父亲牵着我的手,再去看界碑。他把我抱到界碑旁,站在石墩上与界碑合影。那时的我已经上学了,我用手抚摸界碑上红彤彤的“中国”二字,以及那一行数字“1997”。

我指着那个数字说:“爸爸,这里有我出生的年份哦。”父亲告诉我:“孩子,你和这座界碑同龄。”

从此,我记住了边防线上有个和我同龄的“伙伴”。从那天起,界碑“住”进了我心里。

多年后,我又一次随父亲来到了边防线。这时的我已经懂得,矗立在边境线上的界碑代表着祖国,是神圣而庄严的标志。

许多年过去了,记忆中的那一抹红依旧鲜艳如初,丝毫不曾因岁月流逝而褪色。直到我穿上军装,同样坚守在爷爷、父亲当年坚守过的战位上时,我才渐渐读懂了父亲说过的话。

父亲曾说,界碑上的字始终鲜艳,不是因为用了特殊涂料,而是因为边防军人丈量祖国边境线的脚步从未停歇,一茬茬巡逻兵、一代代戍边人都会给界碑描红。

成为边防军人后我才意识到,为界碑描红是无比神圣的事。当我们在界碑前拿起笔的时候,描画的仿佛是祖国的轮廓。而描红的这群人,有个共同的名字,叫“边防军人”,只要接过这支“描红笔”,我们就接过了坚守的职责。

我的爷爷刘水信,在伊犁守防30年。他那件被碎石划破的旧军装成了我们家的“传家宝”。对我而言,那是一本永远都读不完的“戍边史”。

在我还很小的时候,父亲恋恋不舍地脱下了军装。父亲那种“兵未当够”的情怀,我看在眼里,深受触动。

爷爷情洒边关,父亲留恋军营,我觉得我也应该成为一名边防军人。于是,我决定到伊犁当兵:军校毕业时,我和许多战友一起,在“戍边申请书”上按下了红指印。

后来,我来到了这个承载我儿时梦想的地方,成为一名边防连排长。

当我住进崭新的营房时,眼前浮现的是爷爷当年住“地窝子”、睡戈壁滩的场景;当我和战友冲着热水澡时,脑海中想起的是父亲吃雪解渴、化冰为水的艰苦岁月;当我第一次带队乘直升机巡逻,从空中俯瞰边防线全貌时,记忆里闪现的,是爷爷和父亲徒步巡守边防线留下的足迹。

旋翼飞转,云端之上,我常常会寻找那座与我“同龄”的界碑。

界碑上的红色,是生命的颜色、梦的颜色,也是我青春的颜色。

(李昊 熊晨曦 周敏剑照片由刘郑伊提供)

相关资讯

为你讲述祖孙三代与伊犁的故事:伊犁,刻进名字的“故乡”

伊犁,刻进名字的“故乡”■李 昊 解放军报特约通讯员 熊晨曦 周敏剑她叫刘郑伊,是新疆伊犁军分区某边防部队的一名排长。生活中,她更喜欢这样介绍自己:出生在河南的伊犁人。河南和伊犁,相隔数千里,却是她的两个家、两个故乡:一个是心之所依,一个是

伊犁馕打上飞的去首都——北京·新疆馕2021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专场推介会在京召开

冬日的北京,天朗气清,12月23日上午,首届北京·新疆馕2021年伊犁哈萨克自治州专场推介会在北京隆重开幕,在新疆大厦木卡姆宴会厅,来自新疆伊犁的40余种馕系列产品和白酒系列产品亮相。推介会播放了《特色小馕饼 兴疆大产业》伊犁馕产业走上高质

伊犁河谷伊力酒——伊犁行三

2012年4月28日,开完全区粮食规范化管理现场会,老总建议到新源县肖尔布拉克镇去看看,说那里伊力特酒厂有两个他在经理学习班时的同学,于是,我们五人驱车从伊宁出发,沿着伊犁河谷一路东行。一、伊犁河谷伊犁地区是由北天山山脉与南天山山脉夹峙形成

吐鲁番天露酒庄公司红枣蒸餾酒、伊犁河酒业伊犁河酒酒精度不合格

2020年8月26日,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发布食品安全监督抽检信息通告(2020年第22期)2020年 第66号。新疆拜尔库特食品公司易资酷营养馕菌落总数超标昌吉市郑记金麦尔食品厂生产的蓝莓面包,菌落总数不符合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规定

BRWSC“重走丝绸之路”走进新疆伊犁河谷产区,探访中葡酒业伊犁分厂

文|华夏酒报记者刘保建 发自霍尔果斯8月5日-6日,由北京市房山区人民政府、比利时布鲁塞尔国际酒类大奖赛组委会主办,北京市房山区葡萄种植及葡萄酒产业促进中心和北京国际酒类交易所承办的2016“一带一路”国际葡萄酒大赛(英文简称BRWSC)系

鹤壁浚县名字的由来,每个名字都有一段故事,你知道几个?浚县

鹤壁,太行山东麓你知道的是鹤壁因相传“仙鹤栖于南山峭壁”而得名你不知道的是鹤壁各地名由来的背后藏着说不尽的故事.....“浚县”一地商代称黎,西汉置县,明初改称浚县至今浚县浚县商代称黎,迁都殷后为畿内地。周武王克殷,分其畿内为邶、鄘、卫,浚

济宁12县市区名字由来,原来你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济宁新闻网」济宁为什么叫济宁?曲阜为什么叫曲阜?泗水为什么叫泗水?金乡又为什么叫金乡?......小编为您整理了济宁及各县区名字的由来,涨知识哦!!济宁以“水”得名济宁历史悠久。远古时期,距今五、六千年前,这里就散布着众多

济宁12县市区名字由来!原来你的名字是这样来的

济宁为什么叫济宁?曲阜为什么叫曲阜?泗水为什么叫泗水?金乡又为什么叫金乡?......为您整理了济宁及各县区名字的由来,涨知识哦!!济宁以“水”得名济宁历史悠久。远古时期,距今五、六千年前,这里就散布着众多的原始村落。居住在济宁的“有仍氏”

地名传说:安徽“宿州”名字的故事

欢迎关注本头条号,了解更多宿州点点滴滴宿州市位于安徽省北部,黄淮平原南端,与苏、鲁、豫三省11县接壤,历有徐南形胜之称谓,其丰富的物产、良好的区位、便利的交通、使这座生机勃勃的新兴工业城、现代农业市、皖东北商贸中心正大步走向未来。 宿州市历

临清市名字的由来和历史故事

临清市  按禹贡古属兖州,商周时为 “王畿之地”,属卫,战国时属赵,秦时属巨鹿郡。汉高祖12年(前195年)改巨鹿郡为魏郡,本域设清渊县,属魏郡,后属冀州阳平郡。晋咸宁中改为清泉县。后赵建平元年(330年)改清泉为临清县,属司州建兴郡,临清

99%的人不知道,邯郸各县区名字的由来和背后的故事!

邯郸邯郸:地名专用,沿用了三千年。据了解,文献记载“邯郸”一名最早出现的时间是殷商末年。而对于“邯郸”一名的解释,至今最为流行的则是曹魏时期张晏的说法。按照张晏的解释,“所谓邯山在东城下者也。曰单,尽也,城廓从邑,故加邑。邯郸之名,盖指此以

山西故事忻州市定襄——城址几易,名字不改

定襄是忻州的一个县,历史悠久,大概建于东汉建安末年。但是,如果查一査关于定襄的历史沿革,你就知道,很多城池都曾以定襄为名。定襄,可真是个难以舍弃的好名字。西汉时期,就设立了定襄郡,城址在今天内蒙古自治区和林格尔盟西南土城子。东汉初,这座县城

兰溪地名的由来与故事|益阳的故事

兰溪是益阳最古老的地名之一,是楚国时期(公元前390年)益阳设县时期就同时有的地名,不过,最初它成文字时不是兰溪,而是南溪,道理简单,在资江南岸,因一条溪而得名。益阳城区南岸溪流至少有十条以上,但为什么专以这条溪命名为行政地名?我想,应该是

【孝感地名故事】涨知识!安陆有座吉阳山,你知道这个地名背后的故事吗?

地名是一座城市不可磨灭的印记承载着悠悠历史安放着乡思乡愁每个地名的背后都有着精彩有趣耐人寻味的故事~在安陆市的东北部有一座山叫做吉阳山该山地理位置独特,环境优美,有很高的政治经济、军事、宗教文化地位。你知道这个名字是怎么发展而来的吗?吉阳山

聊城非遗故事系列之三十四:临清柴市街三眼井的故事

民间文学是人民大众的语言艺术,它运用口头语言充分发挥其丰富的表现功能和概括能力,创造各种艺术形象,展示瑰丽的想象,表现高尚的审美情趣和深刻的理性认识。从远古时代起,民间文学就伴随着人们的生产劳动、宗教和其它民俗活动而产生和发展,并成为人们生

友情链接

网址导航 SEO域名抢注宝宝起名网妈妈知道币圈神舟电脑评测网空调品牌网周生生珠宝南昌交友聚会网刘若英歌迷网南充新闻头条网单依纯歌迷网西瓜品种科普网佛山头条新闻网黄冈新闻头条网今日大庆迪士尼乐园攻略网免费素材网贵港新闻头条网小提琴培训网
新疆旅游网为您提供新疆旅游、新疆旅游线路、新疆旅游攻略、新疆旅游包车自由行、新疆旅游导游推荐、新疆旅游必去十大景点、新疆旅游必玩的景点、新疆十大旅游风景名胜区、新疆旅游景点、新疆旅游地图、新疆旅游报价出疆旅游、新疆包车等相关咨询服务。
新疆旅游网 22737.cn ©2022-2028版权所有